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应县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22:57:5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应县白癜风医院,济南治愈白癜风的中医,黑龙江能不能治愈白癜风,云南治白癜风的偏方,济宁白癜风的治疗,定边白癜风医院,济南白癜风能否根治吗

在《人民的名义》那部剧里,小编最喜欢的角色一定是祁同伟。

一个被金钱与权力摧残至扭曲的英雄人物

昨天,穷途末路的祁同伟举枪自尽。

临终的时刻,他依旧带着一个寒门子弟的骄傲和愤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审判我”;他怒吼:“去你妈的老天爷!”

枪声一响,昔日壮志凌云的缉毒英雄、一代野心勃勃的公安厅长倒在自己亲手制造的血案里,鲜血殷红,鬓角微白,叫人唏嘘。

戏播到这里,正邪已定,胜负已分。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自古以来都只有一种结果,何况是在电视剧里。

所以,今天我们无意与大家讨论正与邪、区分善与恶;

我们只想借剧中几对夫妻聚散离合的人生轨迹,聊一聊那些为名为利、为情为爱苦苦挣扎在在滚滚红尘里的饮食男女。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钱理群教授提出的这个概念已经风行了多年;在《人民》中育良书记和吴老师这对夫妻身上,更是这种“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善于用体制达到自己目的”的人群在婚姻中的投射。

与沙瑞金、侯亮平这种“上帝式人物”相比,高育良书记身上充满了人性的矛盾;他的悲剧,也是一代知识分子的风骨与价值观被金钱、美色与权力生生撕裂的过程。

大家觉得他与高小凤之间究竟是不是真爱呢?

育良书记与吴老师这一对,为了各自的利益,离婚不离家;吴惠芬,这个名字很“贤良淑德”的女人,为了“书记夫人”的特权,竭力维持着一家人的表象。

这对“利益同谋者”的日常,就是一起筹谋,一起表演。

她与育良书记一起谈工作、谋进退。

她为前夫审时度势:“咱们气归气,但是这个赵瑞龙,可是得罪不起”。

高育良不愿意自降身份去看赵瑞龙“这个小王八蛋”,吴老师晓之以理:

“那你总比他到咱们家,看咱们强吧,咱隔壁住着沙瑞金,对面就是省委的老组织部长,他到咱们家来,还能人不知鬼不觉吗?”

对外人,她也能够按照他的原则,应对有据:“礼貌,热情,一问三不知”。

一问三不知真是大糊涂智慧,戳中笑点

她非常明白高育良的心思,是一名合适的“队友”。

即使自己经历过丈夫最惨烈的背叛(小三怀孕逼宫),她也能够“理性”地做出利益分割,继续同盟。

但人非草木,那些在白天被理性强压下去的黑色情感,一定会在某个难眠的夜晚突然炸裂开来。

在吴老师心中,“高小凤”就是这样一枚黑色的炸弹;无论平时她与老高的表演多么完美,只要提起“小高”,她一定会失态——

那是她心中的爱与欲在呐喊;是那个被伴侣狠狠否定、抛弃,又被自己强压住愤怒的灵魂在挣扎。

她能努力让嘴角保持微笑,但她阻止不了内心深处那个被抛弃的自己的绝望与控诉

在漫长的煎熬中,她得了轻度抑郁症,但依然要死死粘着另一半。

她就是婚姻中那种典型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情感可以让渡给量入为出的“理性”和利益。

她可以接受“狐狸精”夺走她的男人,但是她不能接受,一个渔女拿走她高太太的身份。

她明明是有知识、有能力、有风度的大学教授吴老师,却愿意牺牲、自我蒙蔽,死死抓住一个高太太的身份。

她得到了什么?或许在高育良“成功撤退”之后,她能保有“书记夫人”的身份、财富和地位。

但她失去了什么?或许在午夜梦回,理智与情感坦诚相对的那一刻,她会发现内心深处那个被恨意与怨毒凌迟得四分五裂的自己。

高育良也很复杂,他不是彻底的利己主义者,他对“星空”和风骨,有着由衷的向往,就连“出轨”渔女高小凤,也要披一层《万历十五年》的遮羞布。

不幸的是,他忘了自己与高小凤的相遇,是风月场里、买卖桌上的一次致命“赌局”,他对“馅饼”高小凤,错付了真爱。

好巧不巧,饰演育良书记的张志坚,在《大明王朝1566》里是万历年间的“小阁老”。

来自前世的实力嘲讽……

慈悲地讲,吴老师“超我”至上,却压制不住“本我”这一汪沸腾的黑水,导致“自我”的四分五裂;育良书记一直渴望从欲望向信仰进化,然而未能完工,就像你我这些挣扎着的大多数。

政治正确的丧偶式婚姻

剧中对“正面人物”也安插了两种极端的婚姻模型——

李达康与欧阳菁、侯亮平与钟小艾。

李达康与欧阳菁的“离婚”,剧中赋予了“政治正确”的意味。

欧阳菁对达康书记的情感始于那一袋海蛎子;她误以为找了一个能体贴、照顾她的人。

然而达康书记却是一个海瑞式的人物,眼里只有GDP。

欧阳菁是典型的普通女人,渴望韩剧般的浪漫爱情,但她嫁给了一位“工作狂”,而且,男人特别是政客,因为“工作至上”而忽略家庭生活,几乎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政治正确。

于是,后期的欧阳菁沦陷在不良风气的大染缸里,幽怨地索取。

她很清楚达康书记的原则,但她对爱有着错误的渴望,碾压了对原则的敬畏。

她的逻辑是:你为什么不肯为我,打破你的原则?既然你不肯,那么好,你不爱我,你只爱自己的羽毛。

她让达康书记送她去机场,除了自保,其实潜意识里,未必没有存着一丝侥幸,想看看他会不会为自己破坏原则。

她对王大路的好感,也来自于王大路愿意包容她,为她花时间。

而欧阳菁最大的误解,在于误会达康书记不爱她;其实达康书记只是没时间表达,或者没有用她想要的方式表达。

他们谈大路集团的那场夜戏,达康书记兴致勃勃“我想起来了”,兴奋地起身换位子,要坐得离老婆近点。

当时为了两万块钱,你就是不肯给我,对不对?跟我又哭又闹

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语调、用词还是充满了“甜蜜式谴责”的意味;眼角眉梢、字里行间,哪一点不是爱。

签好离婚协议书后,达康书记建议说一起吃饭,欧阳菁说去机场吃,达康书记还不明就里:机场又不好吃又贵。

欧阳菁直接干脆地来了一句“那就不吃了”,达康书记瞬间黯然。

心疼快哭了的达康书记

达康书记未必不爱着欧阳菁,可惜欧阳菁真正要的,是没有原则和底线的呵护,或者说,宠溺。

也不能为欧阳菁美化和开脱,求爱而不得可以说是小女人心态,然而傻白甜电视剧里的玛丽苏女主,也没有她这么不正确的三观;她最重要的问题,是情绪至上,不分是非;性格上是傻白甜小女人,动机里掺杂着中年大妈的贪婪和没有底线。

其实,达康书记对欧阳菁,同样也充满了误会;他误以为,他的忙碌和醉心事业,不是事实上的冷暴力。

这种貌似的“政治正确”的确摧毁了他的家庭生活。虽然达康书记非常有原则,也对妻子忠贞不二,但这种理由伟光正到你无法反驳的“丧偶式婚姻”,你能忍受吗?

直到在车上的最后时刻,达康书记还在讲“党性和情谊一定要分开”。

他们是从青春一起走来的人,有真正的感情基础;但由于三观、视野不同,加上“男人重工作轻家庭”这种“政治正确”的心理,让原本相爱的他们越走越远——

一个冷漠得有理有据,一个幽怨却无处诉说,最后只能含泪挥别,相见于监牢、怀念于照片。

而侯亮平与钟小艾这一对刻板的“模范夫妻”,两口子在床上还正襟危坐、语气如同开发布会的桥段,已经完全脱离了生活的节奏。

抱歉,这一对真的让我丝毫没有代入感。

侯局长送给老婆的那件衣服,审美也是感动中国。

最关键的地方是,这对夫妇虽然婚姻看似美满,但是无暇长相守。

侯亮平调任汉东,妻子留守北京,造成事实性分居。

每一次陆毅帅帅出现在汉东机场的时候,她老婆都被阶段性分居呢……

其实就算侯亮平在北京,俩口子也是各忙各的,聚少离多;最重要的是,这两口子表达太僵硬,比高小琴唱的《智斗》更像样板戏……所以,在正面人物的“美满婚姻”样本中,反而是陈岩石家老两口,更有真正温暖的烟火气。

利益交换和繁殖癌

祁同伟和梁璐这一对,始于十年前,一个天之骄女的“小任性”与一个乡野少年的无奈和野心。

梁璐把祁同伟当成了被男友抛弃后的“魅力试验田”,当她遭到祁同伟的拒绝,于是恼羞成怒,利用辅导员的权力将祁当时的恋人陈阳分配到北京,而把祁派进了十八线山镇。

而被权力羞辱、戕害的穷小子祁同伟,选择了向权力屈服,他单膝跪地,把梁璐当成了自己的青云梯。

这桩一开始就动机不纯的婚姻里,充满了漫长的蔑视和仇恨。

和世间很多男人一样,祁同伟也有着旺盛的“繁殖癌”。梁璐怀过前任的孩子,被抛弃造成习惯性流产,又比祁年长十岁——

所以在祁同伟眼中,梁璐不仅不是妻子,甚至连做女人的资格都没有。

祁同伟说自己“娶了个老娘供在家里”;更从一切言语、态度、动作上,回避着妻子,也回避着自己和梁璐关于“性”、亲密和男欢女爱的牵连。

这神情是说发妻,还是说老巫婆?

在祁同伟眼中,这个妻子,动机不纯,性史不洁,肚子无用;她用自己的权力和任性,毁了自己作为大好青年的尊严和命运;他不愿与之和解,也根本不愿去发觉,一个有良好教育和家庭背景的女人,在生育之外,可以有什么样的魅力。

说祁同伟“繁殖癌”的第二层原因,是他和高小琴外遇后,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

他对高小琴颠扑不破的情深义重难道没有一丝是因为两人有一个爱的结晶?

但这一切的渊薮又是谁?正是梁璐自己。

梁璐幼稚、糊涂、时好时坏;当年,她破坏陈阳和祁同伟,任性地追祁同伟,还用自己的权力迫使雄心万丈的祁同伟向自己低头。

从骄纵任性出发,用利益交换结网,梁老师这也算是大写的作茧自缚了吧。

这场利益交换,祁同伟用了几十年时间,深深为自己不值;又未能通过梁璐完成繁殖心愿,他的愤恨可想而知;最终,他把婚姻变成了凌迟的现场。

然而可怕的是,在电视剧之外的真实世界里,权力可以换来真爱;繁殖癌更是一种可怕的“天经地义”。

可爱的市侩

剧中各色人物组成的婚姻群像中,山水集团被杀害的报案人刘庆祝和老婆魏彩霞的婚姻,最有一种黑色的喜剧色彩。

故事情节一样很不幸:魏彩霞说自己结婚没半年,刘庆祝就在外面有了女人。

后来不断地换小老婆。

陆亦可听了都沉默

“他临死前泡的那个小王啊,还不到二十岁。”

她也很想离婚,但是“离不掉”。

原因也非常市侩,刘庆祝的百万家产不肯分给她,“难得吃回饭,还玩AA制”,所以她宁愿耗一辈子也不肯离;这个出发点不太对,但是做法……很有长期的战略眼光。

“我就是拼上这辈子,也要拖死他。”

为了离婚能分到钱,她开始了盯梢、跟踪、偷听和录音。

最最重要的是,魏彩霞的心态很值得玩味:广场舞,结婚不如广场舞!

侯局长来查案,她不止一次对他表示,你们快点啊,我还要跳广场舞呢!

这点连高小琴都清楚,刘庆祝的死,“他老婆无所谓”。嗯,她更执迷跳广场舞。

所以刘庆祝死后,高小琴拿了两百万给她时,“她笑得合不拢嘴”。

虽然对钱太市侩,但被抛弃以后没有顾影自怜,没有让恨淹没自己的生活;理智地收集证据,有耐心地等待时机;在奉行“你不仁所以我不义”的报复行为的同时,她也不忘享受生活。

三观正,不矫情,机敏豁达有行动力……虽然市侩,但你真的不能不承认,魏彩霞真的有点可爱。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米林白癜风医院